您现在的位置:通博tbet88>> 新闻中心>> 学习园地

带着憧憬让生命在教育的诗意里安居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4年03月22日
 

带着憧憬让生命在教育的诗意里安居

——以教师的心态看霍金

     

作为一个教育的理想主义者,我们也常常不能免俗,遭遇物质金钱的诱惑。我们需要以一种理性审视的目光窥探心灵,继续着应该延伸的路。一直以来,我感动于这样一个蕴含生命智慧的哲理故事:

我的手指还能活动;

我的大脑还能思维;

我有终生追求的理想;

我有爱我和我爱着的亲人与朋友。

     “霍金先生,卢伽雷病已经将你永久固定在轮椅上,你不认为命运让你失去很多的出路吗?”在一次学术报告后,一名记者对数学大师提出这样的问题。大师的脸上充满微笑,用他还能活动的3根手指,艰难地叩击键盘后,显示屏上出现了上面四段文字。3根手指和一个能思维的大脑是霍金身上惟一能动的部件。这个人生的斗士,这个智慧的英雄,除了他超人的意志之外还靠什么?靠的是爱,还靠的是高科技。没有爱他的人的照顾,卢伽雷病是不会让他活到今天的,也许他在生病之初就与世长辞了。奥斯特洛夫斯基全身不能动弹,但可以说话,才得以口述完成他的巨著。我国史学大师陈寅恪的巨著《柳如是别传》和著名哲学家冯友兰的巨著《中国哲学史新编》,也都是著者在双目失明或双目视物不清的情况下全凭口述而“写”出来的。 可霍金只有仅仅3根能微弱活动的手指和一双不会说话的眼睛,没有计算机,他怎么去表达他的思想;还能将他的智慧发挥出来吗?没有发达的医学,他仅仅能活动的3根手指如何总能动弹?没有强大的经济支持,他微弱的3根手指又如何能产生伟大的学问?成功的喜悦,胜利的光环,常常会令人忘乎所以,但是,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那些帮助过自己的人。

所以,这个如今完全可以骄傲地面对人生的人,他在回答完那位记者的提问后,又艰难地打出了第五句话:“对了,我还有一颗感恩的心!”

面对着霍金以及如他一般遭遇了身体残缺“不幸”人,也许很多人将同我一样既感到幸运,又感到羞愧。幸运的是我们拥有了健全的四肢,羞愧的是我们面对生活少了一颗亲近生命的心 。是的,面对人生,我们往往放大苦难,抱怨上苍不公,哀叹职业卑微,甘愿成为自己的“侏儒”,为别人的“嘴巴”和“眼睛”活着,在名利面前屈身以降俯首称臣,义无返顾地抛却对生命意义的追寻。

“为师先为人。”这本该是每个教师需要珍视的主题,但现实世界的教师们却常常忽略了挺立“做人”,不仅让激荡心智、沐浴灵府、贞立人格、彰显个性的教育成为了“伪命题”,同时也让自身走向了麻木与枯萎,至于教育所强调的“关注完整生命的发展”、“尊重独特生命的形成”、“注重精神生命的提升”、“重视生活世界的重建 ”全都演变成了美丽的“标签”,教育所需要的“爱、感恩、忏悔、希望、信仰、探索、合作、自由、自主”的精神元素全都封冻成冰冷的“字眼”。 “生命不能承受应试之重”成了广大教师疼痛的“呐喊”。

有多少教师追问:“我是否还有一颗亲近生命的心?”如果有,我们就应该懂得生活的全部意义不止于物质的丰饶,尽管没有人愿意贫困,但精神生活的美丽与充盈也许是至高境界。因为人的生命就像一条小河,从源头汩汩地流出,无法知道去路是坎坷还是平坦,明天是风雨还是响晴?是苦难的降临,还是其乐融融?人的生命也像一阵风,也许起于青萍之抹,也许起于荒凉的原野,也许起于富庶的田畴……有的裹挟了一世风云,有的掀起了生命的狂涛,有的吹撒下蒲公英的种子,有的摇曳起一片草绿林红,有的则无声无息的无影无踪。重要的相信生命永远没有可靠的寄主,生命的存在不是“估价一切的前提”,学会解开生命的“萧条链”,走出奉献、牺牲、劳作、创造的“神性”和趣利避害、趋乐避苦、极尽情欲的“兽性”的纠缠,步入诗意的丛林,在“望梅止渴”中走出苦难,用心灵之笔写一篇“世界的散文” ,给生命挣一个可以端坐的“首席”,从容地画一片“最后的叶子”,这就是生命的意义。正如著名法国思想家福柯所言:“为创建和实现美丽的人生,我们必须时时转向自身,相信自身,关怀自身,在满足个人自身欲望的快感中,不断实现审美生存的自由逾越和好奇性探索,以便创造、享受、鉴赏自身的生存审美快感,使自身成为真正独立自由和充满创造活力的审美生命体。”

尽管希望不是种子,但却能开出花来;希望不是鲜花。但却能结出果来;希望不是火焰,但却能照亮黑暗中的道路;希望也不是上帝,但却能拯救自己于苦难的深渊,给枯萎的生命重新充满勃勃生机,给苦难的心田上萌生出一片动人的新绿。

让我们带着希望诗意的栖居于大地,让我们带着憧憬让生命在教育的诗意里安居。
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

上一篇:没有了!

下一篇:课堂教学:小课题研究的主阵地[ 04-09 ]